返回首页  |  TFC变盟  |  关于我们
搜索词条
新建词条页面
变形金刚百科词条列表
 
页面 讨论 编辑 历史
Marvel时间轴
目录
 1 原初之始
 2 史前时期
 3 领主时代
  3.1 连城诀
  3.2 内战早期
  3.3 塞伯坦历931年第1循环
  3.4 方舟发射后
 4 G1
  4.1 1984年5月
  4.2 1986年
  4.3 1987年
  4.4 1988年
  4.5 1989年
  4.6 1990年
  4.7 1991年
 5 G2
  5.1 1991-1993年
  5.2 1993-1994年
  5.3 日版G2
  5.4 G2伪典小说
  5.5 G2 True End
  5.6 后传
 6 原初未来
  6.1 1986年9月
  6.2 1990年
  6.3 1991年
  6.4 1995年
  6.5 2003年
  6.6 2004年
  6.7 2006年
  6.8 2007年
  6.9 2008年
  6.10 2009年
  6.11 1989年
  6.12 1992年
  6.13 2006年
  6.14 2009年
  6.15 2010年
  6.16 2356年
 7 UK Bad End
 8 US Bad End
 9 UK Normal End
标签 《虚空无形》 | 普莱姆斯 | 宇宙大帝 | 《元祖呼喊》 | 《虚空无形 | 塞伯坦 | 变形金刚 | 先觉者 | 五面怪 | 《银河广播》 | 恶魔使者 | 元祖新篇 | 青丘 | 塔恩 | 铁堡 | 威震天 | 红蜘蛛 | 震荡波 | 狂派 | 《城邦竞技》 | 《变形出发》 | 擎天柱 | 大鹏 | 飞标 | 《夺名之恨》 | 死灵煞 | 《博派六杰》 | 智慧宝典 | 《飞电流光》 | 萨隆大公 | 《临危受命》 | 《亡灵军团》 | 方舟 | 导航者 | 《钢铁巨人》 | 特拉尼斯 | 雷霆拯救队 | 斯塔萨斯 | 熔炼池 | 《熔炉刑场》 | 《寻根问底》 | 灾尔萨斯 | 《战无宁日》 | 杯子 | 热破 | 《陈年旧事》 | 显像一号 | 斯帕克普拉·维特维奇 | 《身陷敌营》 | 《家有内敌》 | 《谁主天下》 | 救护车 | 巴斯特·维特维奇 | 《改朝换代》 | 《两恶争权》 | 机器恐龙 | 《钢锁逆袭》 | 爵士 | 布莱克罗克 | 挖地虎 | 天火 | 《猛士无双》 | 《圣诞休假》 | 声波 | 《领袖危机》 | 莫里斯教授 | 《猎龙战记》 | 千斤顶 | 机器狗 | 《假如有梦》 | 《神枪之谜》 | 飞行太保 | 《摇滚动员》 | 唐尼·芬克利伯格 | 《机器主宰》 | 大黄蜂 | 《独自遇险》 | 《机甲少年》 | 《新生战士》 | 穿云索 | 《一桥飞架》 | 碎芯人 | 《车满为患》 | 《神秘力量》 | 大力金刚 | 刹车 | 《决斗天涯》 | 百夫长 | 火山行动 | 惊破天 | 狂飙 | 瘟疫 | 警车 | 迷失空间 | 通天晓 | 机器昆虫 | 雷神锤 | 《目标:2006》 | 《天外雷霆》 | 《飞行太保》 | 《又见金刚》 | 炸弹 | 飞虎队 | 巨无霸福特 | 星云星 | 扎克 | 盖伦 | 《仇恨之轮》 | 《佳节有礼》 | 《狂派涂鸦》 | 巨狰狞 | 《狩猎》 | 腹地 | 《身陷绝境》 | 《枪口余生》 | 撒克巨人 | 阿尔卡纳 | 《坠落天使》 | 蝙蝠精 | 《枭雄成双》 | 《重获新生》 | 战车队 | 伊桑·扎伽利 | 《重生再战》 | 《逝者长存》 | 《复活攻略》 | 《山野之王》 | 《魂归天外》 | 钢锁 | 铁甲龙 | 辛迪·纽厄尔 | 补天士 | 《炽焰长空》 | 死人头 | 《悬赏通缉》 | 营救车 | 金飞虫 | 《高原烈火》 | 《恶性循环》 | 《机械祸害》 | 螺锈虫 | 《祸起陨坑》 | 调节车小队 | 《救命良方》 | 《洗车惊魂》 | 刀刃 | 《文物古迹》 | 《女中豪侠》 | 《爱与坚钢》 | 《机甲手足》 | 《险恶车场》 | 热点 | 爆炸 | 《航天漫游》 | 火焰战士 | 《敌对行动》 | 沃尔特·巴奈特 | 《玩具战士》 | 《太空孤岛》 | 目标战士 | 斯派克·维特维奇 | 《浴火重生》 | 《打捞救援》 | 隐者战士 | 《王者觉醒》 | 火舌 | 利刃天城 | 《恐怖之城》 | 《熔毁之灾》 | 泰瑞斯特 | 《生死挑战》 | 《大难临头》 | 《全体出动》 | 海奎 | 能量战士 | 《新生能源》 | 天猫 | 《宇宙狂欢》 | 《改头换面》 | 《小试身手》 | 《赏金猎场》 | 天灵盖 | 《怪兽明星》 | 海隆 | 《有头有脑》 | 老顽固费特 | 电脑怪杰郭文 | 嚎叫 | 暴走队 | 路霸 | 死巷 | 操盘手 | 《黑星劫难》 | 《起死回生》 | 《故友重逢》 | 《出生入死》 | 雷翼王 | 《昨日英雄》 | 《激战秘宝》 | 《毁灭边缘》 | 《浩劫余生》 | 《轮回无常》 | 行动战士 | 《终极博派》 | 雾隐暗杖 | 《路在何方 | 战界号 | 《原生惊恐》 | 《最终变换》 | 《城堡延展》 | 第七网元星 | 眼镜蛇 | 比格·琼斯 | 特种部队 | 《一路向南》 | 俯冲 | 《孤注一掷》 | 红色警报 | 幻影 | 《戮力雪耻》 | 狂潮 | 《同舟共济》 | 《狂潮飞渡》 | 《决战末路》 | 《暗影之殇》 | 马克西莫大帝 | 《天堂之怒 | 《命运联盟》 | 《领袖最后的时光》 | 《奇点之战》 | 《重赏之下》 | 《恶人生相》 | 《粉红霹雳》 | 《方舟值班》 | 《变形金刚:大电影》 | 《大帝遗产》 | 《宇宙海盗》 | 《帝国中兴》 | 《恐龙宿命》 | 《冲击边缘》 | 海神螺 | 《和平在握》 | 《黑暗节奏》 | 笑面狼 | 卡提拉 | 《蛮荒之地》 | 《分道扬镳》 | 《悠闲生活》 | 《荒岛寻路》 | 《修理轮胎》 | 《雪中找乐》 | 《穿越擒魔》 | 《寒夜惊魂》 | 《夜灯魔影》 | 《此处有狼》 | 《狼入栏圈》 | 《难辨狼踪》 | 《隔墙有虫》 | 《内部事件》 | 《老千盖房》 | 《声东击西》 | 《万年之痒》 | 轮胎 | 《沉默是金》 | 《机动作战》 | 《刺杀密令》 | 《外部势力》 | 《二流坏 | 《独家专访》 | 《前线新闻》 | 《路到尽头》

  http://tfwiki.net/wiki/Marvel_Comics_timeline

  漫威(英版)变形金刚漫画时间线大事记

1 原初之始


  宇宙造化。根据某种说法,它是从某个被贪婪邪神所吞噬的古老宇宙的残骸中诞生的。(《虚空无形》

2 史前时期


  在某个时点,普莱姆斯(Primus)对决宇宙大帝(Unicron)。

  二者天性迥异,背景不同,一人是光明之神,另一人则是黑暗之主,二者拼尽全力投入战斗,厮杀不休。此外,两人各自都是万神殿中代表光明与黑暗最后的末裔(宇宙大帝被称为混沌之王),一方面,普莱姆斯必须将宇宙大帝封印(《元祖呼喊》),另一方面,普神必须竭尽全力取胜,因为宇宙自身,作为一个独一无二的实体,必须阻止宇宙大帝将其吞噬毁灭。(《虚空无形》)

  不管因何原因,普神赢得战争的方法是引诱宇宙大帝,将它的灵魂困在一颗荒芜的行星内核之中——而以身犯险的普神随后也耗尽力量,被桎梏所困。宇宙大帝以行星为材料塑造了一具新的机体,而普神则化身为机械星球塞伯坦(Cybertron),并创造了变形金刚(The Transformers)以代替自己抗争宇宙大帝。元祖的变形金刚由先觉者(Prima)领导。他也是普神制造的造物模块(the Creation Matrix)的首个守护者。

  在宇宙的各个角落,生命开始逐渐进化,最终奇迹般的出现了有感知的生物。有机生命通过碳基迭代更替,而机械生命(包括变形金刚和五面怪)通过交互而进化,产生了机甲、杠杆和滑轮等自然配件。(美版《银河广播》

  *以上原始设定后被黑历史。详见注释。

  在某个时点,恶魔使者(Demons)开始在塞伯坦上定居,但它们最终被普神封印在星球深处。

  *编剧西蒙·福尔曼(Simon Furman)设定恶魔使者是普神在创造变形金刚生命体时的失败试做品,但这一设定直到元祖新篇时才被坐实。

3 领主时代


  在某个未知的时点,塞伯坦被领主(Overlord),一个由统治者联盟组成的中央联合政府所统治。随着时间更替,他们的权力和人数都在大幅减少,直到整个塞伯坦变成了由互相倾轧的城邦组成的松散社会。其中最有实力的三座城邦分别名为青丘(Vos)、塔恩(Tarn)和铁堡(Iacon)。

3.1 连城诀


  为了缓解城邦之间因争夺短缺资源而日益增长的敌意,最后的领主举办了连城角斗竞技赛(State Games):一场由不同城邦间角斗士互相较量的运动会。比赛的初衷原本是让人们缓解压力,但很快,一名来自塔恩的狂气角斗士成为赛场上的常胜明星,赢得了普通民众的狂热崇拜。他的名字是威震天(Megatron)。

  青丘——由红蜘蛛(Starscream)统治的犯罪者联盟——暗中派遣其角斗士团队去轰炸了塔恩的动力工厂,并嫁祸于铁堡。然而东窗事发,统治塔恩的独裁者震荡波(Shockwave)意识到了袭击者的真面目,两城之间爆发争斗互相还以颜色,并最终以二者都被核子炸弹夷为平地而告终。铁堡最初很高兴对手的覆灭,但在争斗中,威震天抛弃了垂死的领主,并利用自己的名气和雄辩的口才挑拨战争中的幸存者们,声称他们应当讨伐袖手旁观导致战争全面爆发的罪魁祸首铁堡,一呼百应。从此,这批被威震天煽动的乌合之众被称为狂派(Decepticons)。(《城邦竞技》

  在普通民众都将狂派当做茶余饭后不值一提的笑料谈资时,阴谋的威震天则在厉兵秣马,精心训练他的手下,将其打造成一支组织严密、战无不胜的可怕军团,他们很快在城市中建立了基地据点。狂派战士秘密地组织武装,并被赋予了变形为战争机器的能力——随后对毫无准备的塞伯坦不宣而战。(《变形出发》

3.2 内战早期


  威震天领导狂派攻城略地,博派军队节节败退;而与此同时,他昔日的赛场宿敌,曾经代表铁堡出战的角斗士擎天柱(Optimus Prime)崛起。他最初是六号精英飞行小队队长,与属下大鹏(Divebomb)关系紧张,虽然从狂派手中救下了属下的性命,但未能阻止狂派夺走了大鹏的名字。大鹏从此改名飞标(Swoop),并绝口不提自己的过往。(《夺名之恨》)随后,擎天柱被提拔为博派第四DA师指挥官。其它的战争传奇还包括博派六杰的悲剧故事,他们在Yuss被死灵煞(Megadeath)捕获,永远失去了一位同伴。(《博派六杰》

  中立科学家电光塔(Boltax)创造了万能数据库智慧宝典(Underbase),在供奉这件威力无穷圣物的神殿中,威震天和擎天柱初次对决。为防止智慧宝典落入威震天之手,擎天柱将其发射到了茫茫太空之中。(《飞电流光》

  最终,威震天节节逼退博派残部,兵临铁堡城下。而擎天柱——已经被提拔为将军——成功地组织了铁堡保卫战将其击退。在这场战役中,博派元老、主战派的议员萨隆大公(Emirate Xaaron)一力说服议会授予擎天柱全部武装力量的控制权,以及“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的战略特权,擎天柱不负众望,力挽狂澜。(《临危受命》

  狂博双方势均力敌,内战转为对峙之势。威震天决意将塞伯坦改造为一艘宇宙战舰进军太空,建造了数座星球驱动级别的引擎,然而在测试其中一座时,不意将塞星推出了原有的行星轨道。(《亡灵军团》

3.3 塞伯坦历931年第1循环


  这一行动的最终后果是导致塞星运行到一条小行星带附近,处于随时会被撞毁的危险距离内,擎天柱率领一支博派精英队伍,乘飞船方舟(Ark)前往清障,并希冀以此行动向狂派表示追求和平的愿望……然而狂派武力攻打并登上方舟,擎天柱不得已将方舟坠毁在一颗荒芜的史前行星,即未来的地球上,以终止威震天的威胁。方舟乘员和侵略者全体下线。(《变形出发》

3.4 方舟发射后


  方舟失踪,留守塞星的博派群龙无首,忧心如焚。他们派遣导航者(Navigator)去寻找,但他也迷失在太空中。(《钢铁巨人》)而同样失去领导人的狂派迅速选出了新的独裁者,“残酷者”特拉尼斯(Trannis),战争继续进行。因残暴而不得人芯的特拉尼斯厌倦了博狂之间漫长的拉锯战,最终通过密集轰炸将铁堡夷为平地。幸有萨隆大公的远见,博派有生力量转入预先修筑的地下堡垒躲过一劫,从此开始另一场持续的游击战。博派游击队指挥部命特种部队雷霆拯救队(Wreckers)出击,一举暗杀了特拉尼斯,但后果是另一位狂派暴君,“恐怖公”斯塔萨斯(Straxus)上台统治了塞伯坦。他制造了大型行刑工具熔炼池(the Smelting Pool),不分身份的处决TF,不论是博派、中立者,还是任务失败的狂派。(《熔炉刑场》

  与此同时,少数狂派打开了生物遗传的禁忌之锁,不再仰仗造物模块神铸生命,开始以原始的分裂方式繁殖TF。(《寻根问底》)包括灾尔萨斯(Jhiaxus)在内,通过这些方式诞生的第二代狂派最初兴奋地投入了狂博内战,但很快对之厌倦,他们离开塞星,决意以大塞博坦尼亚帝国(Cybertronian Empire)的名义去其他星球建立塞星殖民地,为了机械化有机行星,他们每到一地就通过种族灭绝手段屠杀土著物种。博派和斯塔萨斯手下的狂派都没有注意到这批好战者的离去,而灾尔萨斯及其追随者也不再在意母星上的无尽战争。(《战无宁日》

  厌战的博派老战士杯子(Kup)想要离开塞伯坦,但与活力四射的骑士热破(Hot Rod)会面后,他重新激起斗志,放弃了逃避的念头。(《陈年旧事》

4 G1


4.1 1984年5月


  在现代的地球上,一场火山爆发让方舟号的主控计算机——显像一号(Teletraan I)重启。智能电脑重塑并唤醒了停机的狂派和博派,内战重开。(《变形出发》

  狂派绑架了地球人,机械师斯帕克普拉·维特维奇(Sparkplug Witwicky),强迫他改造TF的系统以摄取地球燃料转化为能量。(《身陷敌营》

  数场战斗之后(《家有内敌》)狂派对博派发起总攻。当狂派占据上风之时,他们因斯派克普拉的加料燃料而倒下。然而,博派的胜利也只是短暂的泡影,震荡波到来并打败了余下的战士。(《谁主天下》

  震荡波在内讧中击败威震天,夺取了狂派指挥权,将所有的博派全部下线,并砍下了擎天柱的首级,只有外勤的医官救护车(Ratchet)幸免于难。擎天柱秘密将造物模块的力量传送到了人类同盟斯帕克普拉的儿子,巴斯特·维特维奇(Buster Witwicky)的身上。(《改朝换代》)(《两恶争权》

  救护车从蛮荒大陆中挖出了机器恐龙(Dinobots),在他们的帮助下打败了威震天;威震天掉落悬崖不知所踪。救护车光复方舟,救出了被困的博派同伴们(虽然擎天柱仍然被震荡波囚禁)。但此役中飞标牺牲,机器恐龙们因此出走,离开了博派队伍。(《钢锁逆袭》

  爵士(Jazz)与人类资本家G.B.布莱克罗克(G.B Blackrock)达成互惠协议,解决了博派的能量来源问题。震荡波利用擎天柱余下的造物模块之力激活了挖地虎(Constructicons),但博派最终付出了巨大代价营救出了领袖。震荡波被抛入泥沼下落不明,擎天柱取回了造物模块,并用这力量激活了狂派建造的飞行战士——天火(Jetfire)。(《猛士无双》

  巴斯特·维特维奇向养伤中的博派介绍了圣诞节的概念,而擎天柱似乎稍微过度理解了一点。(《圣诞休假》

4.2 1986年


  擎天柱从自我质疑和对他的领导的质询危机中恢复,制止了博派内的分裂倾向。声波(Soundwave)暂代狂派领导权。(《领袖危机》)飞标被人类科学家莫里斯教授(Professor Morris)重激活,并发现机器恐龙都被间发性的精神疾病困扰。博派开始寻找恐龙,在此行动中天火证明了自己作为博派的信念,但声波的介入导致多名博派受伤,以狂派的胜利告终。(《猎龙战记》)对大批伤员感到绝望的千斤顶(Wheeljack)几乎与机器狗(Ravage)做了交易。(《假如有梦》)虽然恐龙被修复,仍然保持在下线状态。与此同时,游手好闲的地球人乔伊·斯利克(Joey Slick)发现了坠崖后失忆并被锁定在枪型的威震天,并将其激活,与之一起成为江洋大盗。(《神枪之谜》

  震荡波归队,重取狂派指挥权。博派因之前的战斗而战力折损,激活了五位新战士飞行太保(Arialbots)。(《摇滚动员》)政府为缓解公众对TF的恐慌心理,伪造了一位能控制TF的人类偶像“机器主宰”(Robot-Master),其真实身份是落魄的过气漫画家唐尼·芬克利伯格(Donny Finkleberg)。被声波及其磁带带回的威震天抓住了机器主宰,强迫其在碳基民众中散播妖魔化博派的伪信。(《机器主宰》)之后,震荡波企图捕获落单的博派侦察兵大黄蜂(Bumblebee)未果。(《独自遇险》

  巴斯特·维特维奇想向博派证明自己的价值,身着机器人装甲挑战狂派,几乎被震荡波杀死。(《机甲少年》)震荡波认为巴斯特是博派的软肋,但针对巴斯特的抓捕行动因其曾携带造物模块的幻觉后遗症而取消。博派竭力想要破解幻觉的意义,而狂派的插入导致双方都看见了领导模块映射出的幻影。这让恢复记忆回归的威震天抓住机会夺回了领导权,声波被迫介入,协调震荡波和威震天共治狂派。一个新的狂派基地在Wyoming建立。机器恐龙被再次激活。(《新生战士》

  在塞伯坦上,一支博派游击队和狂派军阀斯塔萨斯同时收到了一条来自地球的信号,意识到地球上的狂博战争。斯塔萨斯使用从中立科学家穿云索(Spanner)处夺取的信息,建造了太空桥以连接两个星球,但以录音机(Blaster)为首的博派游击队以武力强行阻止了穿越的狂派,摧毁了斯塔萨斯的机体,代价是自己也被困在了地球上。(《熔炉刑场》)(《一桥飞架》)录音机等TF被人类特种组织反机器人快速突击队(RAAT)和仇恨TF的超级英雄碎芯人(Circuit Breaker)捕获。(《车满为患》

  与此同时,地球上的狂博两派都在应付PARD设备的作用。(《神秘力量》)擎天柱决意对狂派展开反击,下令建造了大力金刚(Omega Supreme)守卫方舟,并依靠盗摄从狂派处窃取了组合金刚技术。狂派在攻打方舟时损失惨重。威震天重新得到了全面指挥权,博派和落单的战士刹车(Skids)失联。厌战的刹车一度游荡,并与地球女孩沙琳(Charlene)有了浪漫的邂逅,但最终重回队伍,并宣告了塞星来客的信息。(《决斗天涯》)机器恐龙们帮助记者乔伊揭露了机器主宰的谣言。虽然恐龙得到莫里斯教授控制的机器人百夫长(Centurion)的帮助,狂派还是破坏了这一行动,机器恐龙和百夫长一起浪迹天涯。

  萨隆大公领导的塞星抵抗军策划了火山行动(Operation: Volcano):一场针对狂派的集中反击战。但穿越时空的不速之客惊破天(Galvatron)、狂飙(Cyclonus)和瘟疫(Scourge)不期而至,穿越的质量守恒定律将擎天柱、救护车和警车(Prowl)困在了迷失空间(Limbo)。惊破天将威震天击败下线,博派再次遭遇领袖危机,萨隆大公不得已将干将通天晓(Ultra Magnus)派往地球调查,地球上的博派迫于形势与威震天和声波合作,企图击败乱入的惊破天。然而惊破天力量过于强大,博派屡屡败退,终于在通天晓的帮助下将惊破天骗回了原本的时间轴。博派折兵损将,通天晓回归塞星。然而,因威震天之前召唤机器昆虫(Insecticons)至地球助战,火山行动的佯攻行动遭到破坏,博派雷霆拯救队队长雷神锤(Impactor)为掩护萨隆大公而牺牲。(《目标:2006》)被困在迷失空间的六个TF被土着生物折磨,最终成功逃脱。(《天外雷霆》

  擎天柱回顾了对飞行太保小队的创造和战绩,他们在胡佛水坝对战机器昆虫和狂派飞行编队时因各自的性格缺陷导致大无畏战力减弱。(《飞行太保》)但飞行太保还是被派往另一任务以再次测试——他们的恐惧和缺点几乎造成了灾难,但领队天火无视这些,要求他们直面自己存在的问题。(《又见金刚》)因为这些缺陷,擎天柱最终摧毁并重塑了他们的性格(卧了个大槽)以修好他们。炸弹(Bombshell)在擎天柱的伤口处植入脑波控制器,窃取了造物模块的能量制造了飞虎队(Stunticon)。刹车和“机器主宰”芬克利伯格被派去调查失踪的“塞星七人”事件,被卷入飞行太保、飞虎队和RAAT的混战。落魄的芬克利伯格选择了背叛刹车,将其出卖给RAAT换取赏金。(《车满为患》

  镜头转回塞伯坦,一位叛逆的博派小队领袖巨无霸福特(Fortress Maximus)对持续不休的战争感到厌倦,率领自己的队伍和志愿者到一颗名为星云星(Nebulos)的星球逃避战火。但不幸的是,与当地土著初次见面的误解导致星云星领主扎克(Zarak)开始动员全民为即将到来的“侵略”做好迎战准备。冲突一触即发,但巨无霸福特向年轻的王子盖伦(Galen)投降并取下了自己的头部以示和平,误会解除。(《仇恨之轮》

  在两次关于圣诞假期的整蛊任务后,天火访问巴斯特寻求过节建议。(《佳节有礼》

4.3 1987年


  RAAT继续追捕博派,威震天征募了新战力游民浪客(Battlechargers)增援地球。他们在全球范围内大肆涂鸦挑衅,迫使碎芯人与RAAT羁押的博派合作,打败狂派之后博派被释放,良心发现的唐尼·芬克利伯格也从RAAT辞职。(《狂派涂鸦》

  擎天柱对于自己失踪期间博派对战惊破天的鲁莽举措忧虑不已,因此与千斤顶(Wheeljack)密谋诈死来测试博派的危机应变能力。但此时威震天恰巧召唤了巨狰狞(Predacons)到地球暗杀擎天柱,在震荡波的阴谋下他们险些得逞——混战结果是威震天和擎天柱一同被太空桥传送回了塞星,留守地球的博派队伍误以为擎天柱已死。(《狩猎》)回到塞星的威震天利用塞伯坦的狂派情报网散布流言,谣传狂派即将传送一位假冒擎天柱到博派开展破坏行动,因此擎天柱被雷霆拯救队和通天晓当做了间谍目标一路追捕,但最终领袖对受伤的博派战士腹地(Outback)所展现出的高贵品质让博派们认出了本尊。另一方面,威震天企图只身破坏斯塔萨斯对狂派的领导,而太空桥一役中重伤的恐怖公真正的意图是将自己的思维和威震天交换,通过移魂之术夺取威震天的机体……(《身陷绝境》)(《枪口余生》)(《天外雷霆》

  在星云星,扎克领主继续制造事端,但当他呼吁对抗博派之时,一支由撒克巨人(Scorponok)领导的狂派队伍找上门来,企图借博派投降的优势征服这颗星球。盖伦和巨无霸福特被迫妥协,星云星科学家阿尔卡纳(Arcana)创造了二重连接进程技术,使得以盖伦为首的五个星云星人半电子化,变身成博派的头部。这种头领战士技术提高了博派的反应速度和力量。但不幸的是,现在战争也席卷了这颗原本和平的星球。(《仇恨之轮》

  地球上,惊破天再一次回到80年代,将刹车置换进了迷失空间。他摧毁了机器人百夫长,重创塞星七人小队和机器恐龙,震荡波不愿与惊破天对抗抢夺领导权。(《坠落天使》)录音机的小队到达方舟,发现正在哀悼擎天柱之死的博派众,其实此时擎天柱本尊正在塞星与博派抵抗队伍共同战斗,并取得节节胜利。斯塔萨斯决定兵行险着夺取威震天的机体,被狂暴的威震天摧毁残躯,但他成功将自己的思维送入了威震天脑内,两人的意识从此并存。。当擎天柱通过太空桥回归地球,斯塔萨斯的心腹幕僚蝙蝠精(Ratbat)将斯塔萨斯版威震天和无意中乱入的通天晓也一同送回。按照斯塔萨斯的B计划,他残余的机体和意识也被放入一个克隆版威震天的机体,伺机再起。(《枭雄成双》)博派庆贺擎天柱的回归(《重获新生》)。

  威震天率新战力战车队(Combaticons)前来挑衅,擎天柱和机器卫兵与之谈判,为避免全面开战两人达成协议,在虚拟游戏的虚幻空间中对决,败者将在现实中被炸毁。擎天柱赢得游戏击败了出千的威震天,却不意间付出了牺牲游戏中虚拟人物的代价,他深感此举破坏了自己的生存信条,因此自认战败而自愿被摧毁。游戏编程师伊桑·扎伽利(Ethan Zachary)背着TF们将擎天柱的意识备份存盘。(《重生再战》)威震天因这一意外事件精神错乱,固执地坚信着擎天柱只是假死躲避与他正面交锋,陷入了歇斯底里的偏执狂乱中。震荡波企图借机夺权,派出暗杀小队巨狰狞,却被狂怒中的威震天击败。震荡波见阴谋暴露,便以擎天柱仍有存活可能的借口来挑拨威震天,后者在疯狂和焦虑中跳进了太空桥自爆,生死不明。(《逝者长存》)事实上威震天在爆炸中失忆,并被传送到了塞伯坦,如行尸走肉般徘徊多年。(《复活攻略》)震荡波成为地球上狂派的统治者,但他很快发现自己不得不依赖于蝙蝠精,一个富有治理经验的领导者留守塞伯坦。(《山野之王》

  博派举行了擎天柱的葬礼,在不知情情况下将他的机体和领导模块一起发射到了太空中。(《魂归天外》)博派高层试图决议继下一领袖之时,钢锁(Grimlock)带领机器恐龙回到方舟要求继任。虽然最初被当场驳斥,但随后他在击退铁甲龙(Trypticon)的战斗中展现出了领袖的品质。(《山野之王》)

  在以上事件发生之时,惊破天在酝酿着新的阴谋:一座建于活火山维罗纳(Verona)之上的能量收集器,将地球核心的能量为己所用,这一行动成功的话,将摧毁整个美国西北海岸。为从惊破天炮口下救助人类辛迪·纽厄尔(Cindy Newell),正寻找博派总部的通天晓被卷入冲突,被惊破天打败。幸运的是,一队来自未来、由补天士(Rodimus Prime)领导的博派小队到达增援(《炽焰长空》),不幸的是,同时到来的还有一个来自2007年的赏金猎人死人头(Death's Head),他计划着捕获惊破天取得赏金,在追踪过程中击毁了大黄蜂以掩盖自己的行踪。(《悬赏通缉》

  同样是时空旅行者的垃圾星人营救车(Wreck-Gar)为大黄蜂重造了一具全新的机体,改名金飞虫(Goldbug)。死人头和补天士因为各自的原因与惊破天战斗,给了通天晓破坏能量收集器的可乘之机,博派协力将惊破天引入陷阱,试图逼迫他跳跃回到自己原本的时间线。然而惊破天早已暗中留有后手,博派和死人头被送回未来,只有金飞虫和通天晓留下与他对决。(《高原烈火》)通天晓牺牲自己停止了能量收集器,导致维罗纳火山爆发,他和惊破天都被封印在火山灰内。(《恶性循环》

  注:在美版情节中,特种部队vs变形金刚与山野之王故事同步进行——也就是字面意义上解释,MOP之死发生时间正处于迷你事件连载中。该设定与主线剧情有时间先后的冲突BUG,但被历任编剧无视。

  金飞虫回到方舟,发现钢锁独掌博派大权,还造了一顶皇冠自命为王。新的指挥官派金飞虫和录音机去一个人类组织“机械大师”(Mechanic)处回收被偷的博派技术,如有必要罔顾人类伤亡。当人类逃走后,两人商量决定出走,离开钢锁专制统治下的博派,独自对抗狂派。(《机械祸害》)他们初次的单飞任务将他们引入了一艘坠毁的狂派飞船,其上已被螺锈虫(Scraplets)感染,他们和狂派的三变战士小队均被传染。(《祸起陨坑》)金飞虫和一个人类同盟去寻找解药,最终发现水就是治疗锈疫的良药。更巧合的是,蝙蝠精命令叛逆的调节车小队到地球杀掉所有锈病感染者以免他们的生化危机传染到全球,有了额外增援,螺锈虫被打败,流亡者的队伍在此壮大。(《救命良方》)但飞船货舱被狂派洗脑的G.B. 布莱克罗克用来改造成了洗车房,用于给人类洗脑,令他们将能量供给狂派。(《洗车惊魂》)巴斯特·维特维奇回到方舟,博派对钢锁的领导越发不满,特别是大敌当前之时,许多TF依然被派去追捕逃亡的博派同胞。

  威震天已死的流言传到了斯塔萨斯的克隆研究组处,所以他们将装入威震天克隆机体的斯塔萨斯送往地球伦敦占取先机。然而,威震天的意志太过强大,斯塔萨斯自己的意识反而被威震天反制。克隆体认为自己就是威震天本尊,将独裁者的意识禁锢在体内。(《枭雄成双》)这个威震天对人类武装力量和博派的反击不胜其扰(很大原因是机器卫兵刀刃(Blades)和钢锁误将威震天的信号当成了金飞虫和录音机的),最终机器人百夫长和克隆威震天在爆炸中同归于尽,沉入泰晤士河中。(《文物古迹》

  蝙蝠精到达地球,从震荡波手中接管了狂派全面指挥权,并开始在美国全境推行以免费洗车为名的碳基洗脑计划。幸亏博派盟友巴斯特发现了端倪,并解除了GB·布莱克罗克的控制。(《洗车惊魂》)

  机器恐龙飞标和巨狰狞大鹏再次碰面,两人为内战前的夺名宿怨大打出手。飞标被队友救下后终于坦陈了自己当年被擎天柱救下的真相。其实钢锁早已了解事实,但因为兄弟情谊始终对此闭口不言。(《夺名之恨》)惊破天的残骸被发现,震荡波命令战车队去将其彻底摧毁。辛迪·纽厄尔招募了乔伊·梅多斯(Joy Meadows)和考古学家苏珊·霍夫曼(Susan Hoffman),在调节车小队的出手相助下阻止了他们,并在最后关头及时救出了一同被尘封的通天晓。但谁也不知道,战斗也唤醒了沉睡的惊破天。(《女中豪侠》

  在星云星,连年争战让议会和人民对博狂两派一视同仁地深恶痛绝。扎克领主与撒克巨人达成了交易:以性命保存星云星和平的代价是,他将帮助狂派复制头领战士技术,并成为撒克的搭档。对此始料未及的博派头领战士为保护星云星人被捕,整个星云星都以为扎克拯救了世界。(《爱与坚钢》)然而,撒克个性中的嗜血倾向开始感染扎克自己的意识,他对博派的战争让星云星陷入了更深的毁灭和战火。(《机甲手足》

  复仇的战车队追逐着录音机和调节车小队穿越了多个城市,而知晓布莱克罗克与博派联盟的RAAT在每个加油站都布下了埋伏守株待兔。逃亡队伍伪装成旧车,却被车主认出破绽卖给RAAT。调节车小队全体被人类抓走,机器卫兵以拯救行动为名企图将录音机带回方舟。(《险恶车场》)他们随后将录音机锁定在变形模式,前去迎战战车队。一群地球孩子发现和拯救了录音机,在他们的帮助下,录音机救下了战况艰难的机器卫兵。队长热点(Hot Spot)为之触动,决定放录音机逃走,录音机和孩子们乘上被锁定为航天飞机载具的战车队成员爆炸(Blast Off)前往外太空。这被证明是个天大的错误,方舟捕捉到了他们的信号,录音机被迫投降以免钢锁伤害无辜的孩子们。(《航天漫游》

4.4 1988年


  惊破天引诱震荡波攻击他,随后对狂派谎称他是被误判为敌人的调停者,因此削弱了狂派的警戒心。

  惶恐不安的震荡波决定寻找威震天的机体,想将他当做一件对抗惊破天的武器。塞伯坦上的狂派企图招募惊破天入伙,博派的火焰战士(Sparkabots)竭力阻止,但惊破天对两方都不屑一顾。(《敌对行动》

  蝙蝠精则志得意满万事俱备:地球上已经没有博派来阻止狂派暴行,而且他可以在任何时候公开处决博派俘虏。RAAT仍没有意识到TF派别善恶,威胁狂派如不停止作恶就要将被捕获的博派调节车小队处刑(狂派肯定不会就此停手)。

  沃尔特·巴奈特(Walter Barnett)发现事实真相与舆论不同,于是将博派的处理器装在玩具车上偷运出关,并转向巴斯特·维特维奇寻求联络博派。巴斯特和金飞虫到达圣希拉里山(St. Hilary),用荒废的设备发出了SOS求救信号,但信号被蝙蝠精截获,轻松愉快地捕获了他的敌人。RAAT终于意识到博狂两派善恶有别,公开攻打狂派(《玩具战士》),但这次巴斯特被当做人质防止人类军队攻打狂派岛屿基地。(《太空孤岛》

  求救信号到达了星云星,此时战争因第二种二元链接技术:目标战士(Targetmasters)的发明而再次升温。星云星的和平斗士们也因此全副武装。初场战役中看到Nursery的破坏力,扎克意识到自己已经落于下风,因此释放了博派的头领战士们。(《机甲手足》)在经历过另一次简短战役后,盖伦和巨无霸福特决定他们应当回应地球上的求救信号,希望博派离开星云星也能将穷追猛打的狂派们吸引而来。他们到达地球时,遇上了外出寻找弟弟的大学生斯派克·维特维奇(Spike Witwicky,巴斯特的哥哥)。然而狂派追兵到来,盖伦在与撒克的对战中牺牲,斯派克在战斗中表现出的勇敢和潜力让巨无霸福特将其选为了头领战士的下一任继承者。(《浴火重生》

  成为头领战士后,斯派克的第一项任务就是从地球上的狂派基地中救出巴斯特。虽然未能成功,但他打败震荡波,将其丢进了太空。蝙蝠精并不在意震荡波的失踪,(《太空孤岛》)其实震荡波幸存下来,并在蛮荒之地Fortress Sinister集结了军队,打捞并重启了克隆威震天的机体。斯塔萨斯的意识继续与威震天对抗,最终败下阵来。与此同时,火焰战士小队从维罗纳火山中挖出了通天晓,他虽然受伤仍然逼退了惊破天。(《打捞救援》)巨无霸福特的博派小队意识到伊桑·扎伽利持有擎天柱的存盘记忆,并且擎天柱的意识依然具有感知能力,只是一直认为自己是游戏人物。擎天柱的备份被博派用来从撒克处夺取全新的隐者技术,双方从此开始改造隐者战士(Pretender)。(《王者觉醒》

  疯狂的博派科学家火舌(Flame)因在科学院不得志而蓄意报复,重启威震天内战初期的塞星战舰化计划,激活了位于利刃天城(Kalis)之下的星球引擎。为保护自己的计划不受打扰,他通过丧尸技术将城市内所有死者的机体改造成为了僵尸守卫。废弃的利刃天城成为死者之国,前来侦查探路的雷霆拯救队和萨隆大公也被火舌捕为人质。三周之后,对一切懵然无知的通天晓带领火焰战士回到塞伯坦,在同僚和狂派的联手帮助下击败了火舌,阻止他的实验摧毁塞伯坦。(《恐怖之城》)(《亡灵军团》)(《熔毁之灾》)通天晓原计划率雷霆拯救队去往地球阻止惊破天,但泰瑞斯特(Tyrest)的外星角斗场事件让他无暇他顾。(《生死挑战》)更糟糕的是,传送到地球的雷霆拯救队发现惊破天到达一座人类城市,以及随从狂飙和瘟疫,他们在寻找能回归原初的时间机器。雷霆拯救队被迫撤退,狂飙和瘟疫对惊破天的疯狂举动忧心忡忡,投奔震荡波以寻求庇护。(《大难临头》

  因无法重建擎天柱,巨无霸福特决定向钢锁寻求协助,但钢锁拒绝和谈,相反,要录音机代表福特与自己对决,以决定博派领导权花落谁家。内战中途,蝙蝠精的军队来袭,几乎全灭博派主力,两人不得不携手抗敌。经此变故,钢锁同意与他一度迫害过的博派异见者们合作,巨无霸福特派遣金飞虫去星云星修理擎天柱。(《全体出动》)星云星人污染了所有燃料能源以赶走TF,但心怀不满的科学家海奎(Hi-Q)创造了能量战士(Powermaster)技术——将星云星人变为引擎驱动TF的二元绑定法。黑云天煞因此横扫了星云星,为应对来犯之敌,金飞虫的三位队友被改造为能量战士。在海奎的指导下,擎天柱也重生为能量战士。(《新生能源》)在返回地球中途,博派救出了Spacehikers和他们的朋友天猫(Skylynx)。(《宇宙狂欢》

  雷霆拯救队的一支侦查小队被派往地球,为第二次伏击惊破天做准备。然而,事情在一连串巧合下失去了控制:震荡波得知狂飙和瘟疫将在未来的2008年杀死自己,于是派遣被洗脑的克隆威震天袭杀了狂飙。因为狂飙“在出生前就死去”的悖论造成了时空错乱,形势一发不可收拾。威震天随后被派去对决未来的自己惊破天,却正合后者心意,惊破天凭借三寸不烂之舌劝服威震天与自己组队。(《改头换面》)与此同时,震荡波对时空悖论不能理解而心烦意乱,对自己未来结局的恐惧让他陷入死循环的沉思幻梦之中。(《小试身手》

  时间之战

4.5 1989年


  博派被困在月面之时,撒克的小队加紧了在地球上的布局。他们创造了Z Foundation front从反TF行动中获利,并四处散播反机器人言论(《赏金猎场》)。他们还派出隐者战士天灵盖(Skullgrin)寻找能量,后者无意间误入了电影片场,成为碳基世界的特摄片明星。但仇恨TF的碎芯人击毁了天灵盖的隐者装甲,迫使他隐退。(《怪兽明星》)博派电子斗士海隆(Highbrow)独自对决撒克巨人,身陷重围的情况下巧技夺下了对方的头部,得以全身而退。(《有头有脑》

  未来的2009年,一道时空裂缝吞噬了五面怪的星球,并开始威胁到地球和塞伯坦。2009年的博派科学家分析了时间风暴的来源,发现引起时空扰动的源头是1989年惊破天,狂飙和瘟疫的时间穿越。为解决这一危机,以补天士为首的一支博派小队被送回1989年。

  但出发之前,博派挫败了一场由声波主导、企图使用收集器榨干地球能量的狂派阴谋。愤怒的狂派决定追逐博派回溯时空,一同去往1989年。(The Ravages of Time!)

  时空裂缝的影响也到达了1989年的地球,造成了大量自然灾害。一场地震唤醒了在与刹车的决斗中落入煤矿停机的机器狗,它在探索回到地表路径的时候,意外发现了惊破天的地下基地。

  擎天柱与其他博派讨论现状,认为时空风暴与惊破天息息相关。电子斗士海隆不知如何处置自己的战利品,撒克巨人的头部,他一方面想要终结狂派首领的威胁,又不愿冷血的杀死无法抵抗状态的对手。

  在他做出决定之前,狂派头领战士和目标战士小队来袭,企图夺回首领的头部。他们正准备摧毁海隆,博派主力队伍到达,大战开始。

  战斗中途,来自未来的博派落入战场,因为质量守恒的时空平衡作用,导致擎天柱,老顽固费特(Hardhead),海隆,录音机,电脑怪杰郭文(Brainstorm)和嚎叫被置换至迷失空间。巨无霸福特误以为是新来者杀害了自己的朋友,率领博派攻击补天士小队。(The Autobot/Autobot War!)

  在恢复机体的撒克巨人小队重归战局之时,声波率领未来的狂派组不期而至,这次被置换的是Slugslinger,火炭(Misfire),Triggerhappy,Snapdragon,Weirdwolf和Skullcruncher。

  与此同时,一艘来自塞星的飞船也到达了地球,博派雷霆拯救队和狂派暴走队(Mayhem Attack Squad)两支特种部队放下派别嫌释短暂联手,组队前来意图将惊破天赶回原本的时间线,以免时间风暴摧毁宇宙平衡。

  受伤的金飞虫道出了时间旅行的真相,来自未来和现在的博派队伍终能握手言和,一致对外。迷失空间内的擎天柱使用领导模块连线补天士,两代领袖交流情报。

  雷霆拯救队与暴走队进入了惊破天的秘密基地,寻找来自未来的狂派。他们惊异地发现自己面对的是已达成联盟,企图一同征服世界的威震天和惊破天。(Twins of Evil!)

  威震天和惊破天大败狂博特种部队联盟,迫使他们撤退至地表。

  擎天柱发现时空错乱的缘起是狂飙和瘟疫,他们违备正常程序使用宇宙大帝时空门穿越,以至撕裂了时空,而当狂飙在出生前二十年即死去的悖论,时空流转崩溃走向了不可逆的混沌之势。他们推断出,为封闭时空裂缝,只有将二人送回原本所属的未来时间线。

  瘟疫开始质疑惊破天的疯狂行为,决定去往狂派要塞回收狂飙的机体。他发现了震荡波,后者因自己“将在2008年死于狂飙之手”的预言而陷入沉思,一炮轰晕了劝解的瘟疫。威震天和惊破天穷追猛打,一路火力全开肆意屠杀,雷霆拯救队大批成员战死,场面惨烈。雷霆拯救队副队长路霸(Roadbuster)用巨炮装备炸飞了惊破天半张脸,但这不但没能阻止,反而加重了他的疯狂……

  博狂联队到达加入围剿惊破天的战斗,急于改变历史和自己宿命的惊破天陷入了彻底的狂乱中,如入无人之境大开杀戒。来自未来的狂派小队决定返回2009年,而苏醒的瘟疫向机器狗陈说利害,恳求他帮助自己取回狂飙的机体。

  博狂联军形势危急,被困在迷失空间中的擎天柱不得已兵行险着,使用领导模块的力量回到现实,直面惊破天。因为他和补天士两位领导模块守护者违反物理定律出现在同一时间,时空风暴的毁灭效应也更加严重。(The Final Battle!)

  机器狗劝服震荡波,说服他以自己的逻辑和才智,必然能在未来阻止他的毁灭命运,让震荡波振作起来。

  威震天感到了这次战斗的无意义,拖着残躯离开战场,独自走向夕阳,图谋着收拾残兵,重整山河,卷土再来。

  惊破天仍疯狂地与擎天柱缠斗,但胜负未定之时,时空裂缝效应降临在惊破天头顶,撕裂了他的机体。想要终结所有这些疯狂噩梦的瘟疫舍身投入了时空裂缝,但错乱撕裂的虚空中仍然在咆哮着渴求最后缺失的关键人物——狂飙。在时空风暴即将毁灭地球之时,震荡波赶到现场,将狂飙的机体投入风暴中心的裂缝,封闭了错乱的时空。

  补天士带领未来的博派回到原本的时间线,决意摧毁所有的时间机器,不再动用穿越技术。擎天柱和震荡波协议停战。

  失忆失神的威震天本尊在塞星平民窟死巷(Dead End)独自徘徊游荡,意外到来的博派围捕狂派成员操盘手(Blackjack),让威震天取回了自己的意识。(《复活攻略》)此时,斯塔萨斯克隆的威震天正经受着被宿主意识入侵的痛苦。威震天本尊与克隆体见面,意识到自己长久以来被操纵的真相,克隆威震天自杀以摆脱斯塔萨斯的控制。(《枭雄成双》)以钢锁为首的博狂小队在塞伯坦核心的一场遭遇战惊醒了普神,神祗的意识波同时传达到了宇宙大帝处,让邪神了解到了其宿敌所在地的位置。(《元祖呼喊》

4.6 1990年


 

随着擎天柱的归来,博派恢复了团结。数个月过去了,一连串与狂派的战斗、与仇视变形金刚的人类发生摩擦、以及神秘宇宙人“Z”的骚扰事件之后(《赏金猎场》),又一次大危机在意外中降临。危机起源于地球上的狂派在小型磁带战士出身的指挥官蝙蝠精率领下,得到了数百万年前从母星失落的超级数据库的线索,以头领战士指挥官撒克巨人为首的另一支狂派势力闻讯也想插手,导致两拨人发生了激烈的武力冲突。狂派空战指挥官红蜘蛛却在混乱中单独行动,企图趁此机会独占超级数据库,而惊人的是他仅仅在宇宙中向数据库飞近,便获得了难以置信的超常力量。在露出狰狞面目向全体变形金刚宣战的红蜘蛛面前,所有人都难以和他无敌的能量抗衡。但在红蜘蛛为了进一步变强而企图与数据库合为一体时,由于他的身体无法负载过于庞大的超能量,终于引起了大爆炸而为这次灾难性的事件画上休止符。(《黑星劫难》

数据库事件告一段落,但大爆炸令许多战士受到了致命的重伤,忙于维修伤员的救护车突遭一队狂派微型战士绑架被捉到塞伯坦(《起死回生》)。绑架的指使者竟是失踪已久的威震天,他胁迫救护车以伪装战士技术修复损毁的红蜘蛛,准备用来对地球的所有变形金刚实施复仇行动。(《故友重逢》)救护车抱着牺牲的决心瞒过威震天,以同样的伪装战士技术修复了钢锁、爵士和再次改名为大黄蜂的金飞虫,反击威震天阻止他的计划,在反击行动中,救护车和威震天一起落入异空间而消失。(《出生入死》

威震天的威胁刚刚过去,母星上又一支狂派势力在伪装战士精英雷翼的统率下开始兴风作浪,他们的行动造成了休眠于母星内部的普神的觉醒。(《元祖呼喊》)大黄蜂等人在塞伯坦深处见到了创世神,并了解到远古时代光之创世神普莱姆斯与黑暗之神宇宙大帝发生冲突的历史和即将到来的恐怖威胁。擎天柱得知异变即将发生,但自古相传可以对抗暗之力量的领导模块却在他之前死去时,随着原先的身体一起在宇宙葬中失落,博派们试图取回领导模块,但领导模块却辗转落入了狂派军阀雷翼王(Thunderwing)的手中。意识到事态严重的擎天柱向撒克巨人求助,欲联手对抗即将降临的空前灾难,在两人排除了震荡波的阻碍后,两派间超越敌我关系的同盟终于结成。(《昨日英雄》《激战秘宝》

 

4.7 1991年


  宇宙大帝来袭,博狂两派在保卫塞星的抵抗战中均有大批TF战死(包括雷翼王和撒克巨人)(《毁灭边缘》),最终擎天柱牺牲自己用领导模块摧毁了邪神。(《浩劫余生》)威震天胁迫博派医官救护车乘方舟逃离塞星,惊破天、震荡波和红蜘蛛乱入,混战中飞船坠毁于地球。(《轮回无常》)海奎多方奔走,成功用行动战士(Actionmaster)技术复活擎天柱。远古的战士,塞星守护者终极博派(The Last Autobot)觉醒,用核子能量复活了部分博派战士,(《终极博派》)以浪人雾隐暗杖(Bludgeon)为首的狂派残部宣布自我流放,远走他乡。(《路在何方》)

  *G1 END OF THE ROAD

5 G2


5.1 1991-1993年


  战争结束后,博派开始修理和复活众多死去的战友。很多博派厌倦了空虚的和平,组成小队巡游太空,去平息新的争斗,其中的领队也包括钢锁。(《战无宁日》)但博派所不知道的是,和平只是短暂的假象,雾隐暗丈的军队正在养精蓄锐悄悄集结,并暗中建造了恐怖的巨型宇宙战舰战界号(Warworld)。(《原生惊恐》

  与此同时,地球上的斯派克·维特维奇继续检修巨无霸福特的机体。(《最终变换》)沉浸在悲伤中的他没有注意到半死不活的威震天正恢复力量,更醒于世。(《城堡延展》

5.2 1993-1994年


  钢锁率领的博派小队误入塞伯坦尼亚帝国的领土,令他们恐惧的是,他们看到了17颗被抹杀原住民后塞伯坦化的钢铁行星。机器恐龙们血战群敌脱出重围,拯救了遭受侵略的第七网元星(Nexus Seven)的危机,并向擎天柱远程传递了情报。帝国的先锋官,自号森图鲁大帝(Liege Centuro)的灾尔萨斯下令追捕侵入者。而擎天柱此时正经受着噩梦的困扰,他夜夜梦见尸骸遍地的废土之星而不得安眠(《战无宁日》)。在地球上,威震天与人类恐怖组织眼镜蛇部队(Cobra)达成交易:一具全新的坦克机体和武器设计师比格·琼斯博士(Biggles-Jones),作为交换他将授予他们塞星科技。威震天的举动被人类特种部队(G.I. JOE)侦查到,他们与塞伯坦取得联系,擎天柱组织了一支小队调查地球变故(《一路向南》),自己前往一颗被解救的星球与钢锁会面。

  不幸的是,灾尔萨斯将博派全员俘获。他试图向擎天柱解释,声称博狂内战只是塞伯坦尼亚帝国进化链上微不足道的组成部分,而他们才是深明大义,远离毁灭专注创造的新世界住民。博派对此并不苟同,全员越狱,被所谓的第二代新塞星人追捕。而擎天柱始终被噩梦纠缠着,深信这是天启神谕,预示着塞星即将遭受的灭顶之灾。(《战无宁日》)与此同时,在地球上,由热点领导的博派小队调查出了威震天、眼镜蛇和特种部队之间的种种,最终事情的发展偏离了正轨:四名博派队员阵亡,威震天虏获了比格琼斯博士,控制了方舟并起飞。(《最终变换》)有得有失,热点牺牲了自己,摧毁了眼镜蛇持有的全部塞星科技。飞行太保成员的俯冲(Skydive)偷偷潜入方舟,与斯派克·维特维奇会面,告知了他危机四伏的局势。斯派克激活了巨无霸福特,单挑威震天拖延时间,让俯冲伺机带着比格琼斯博士逃出,最终自爆炸毁了方舟。(《孤注一掷》)而威震天依然存活了下来,并修复了红蜘蛛以继续他的宏图霸业……

  擎天柱小队为了躲避灾尔萨斯的追击,逃进了一片传说中有去无回的宇宙区域,希望古老的恐怖传说能够吓退追兵。然而战斗中全员被外星寄生体感染,迷失心性自相残杀,保持清醒的擎天柱识破了真相,设计逃脱。在另一个星系中,雾隐暗丈修建完成战界号战舰,并集结了新生代的狂派大军。他现在唯一需要的,就是用擎天柱的造物模块点亮他们的火种。(《原生惊恐》

  博派在一颗小行星上建立了新的基地,养精蓄锐,但擎天柱决定在解决梦魇预示之前暂不采取任何行动。钢锁难耐等待,独自率一支特攻队直捣黄龙,在讨伐灾尔萨斯旗舰时遭遇惨败,红色警报(Red Alert)和幻影(Mirage)战死,博派全队被俘。擎天柱在全员被解送之前及时救出了他们,并将指挥权委任于钢锁(《戮力雪耻》),前往塞星。the Venerable Ones帮助擎天柱与领导模块联线,幻视之影向他展示了赛博坦尼亚帝国的起源,以及新生代TF用分裂来制造军队的过程。擎天柱没有看完预言中的历史就早早离去,没有意识到这种分裂除了制造新生TF以外还产生了另一种黑暗能量的具现:狂潮(Swarm)。(《寻根问底》

  雾隐暗丈为引诱擎天柱窃取领导模块的力量,大举进攻地球。战界号狂轰乱炸,规模浩大的隐者战士军团侵入城市,引来了前来夺还狂派领导权的威震天与红蜘蛛。雾隐暗丈不敌威震天,战败被杀。(《戮力雪耻》)(《寻根问底》)地球上的超级能力者集结,俯冲与特种部队合作,呼叫博派援助。擎天柱亲自回归地球,然而让所有人意外的是,他想要和威震天和谈,共同抗击塞伯坦尼亚帝国的威胁。威震天不由分说打倒了擎天柱,撕开他的胸膛夺取了领导模块,擎天柱被抗命脱团的钢锁救起,全部博派军队抵达地球增援。

  威震天挑战灾尔萨斯却遭完败,不得已回头寻找重伤的擎天柱寻求合作。两人和谈联盟,博狂联军循着新赛博坦尼亚帝国军殖民星球的踪迹一路搜寻,发现灾尔萨斯在大规模地武力征服并机械化有机行星,意图不明。(《同舟共济》)心怀不满的红蜘蛛夺取了领导模块占据了战界号,企图与联盟对抗,被威震天和擎天柱联手制服。狂潮袭来,博狂双方均有大批TF战死,混战中正在暴打擎天柱的灾尔萨斯也被狂潮吞噬。(《狂潮飞渡》)(《决战末路》)(《暗影之殇》)擎天柱牺牲自己,用领导模块的力量感化了狂潮,将其转变为光明的造物Vok,自己也得以浴火重生。威震天被擎天柱的举动折服,两人握手言和,狂博内战停止。然而,一手缔造塞伯坦尼亚帝国的真·幕后BOSS,狂派的始祖马克西莫大帝(the Liege Maximo)在暗影中现身,声称真正的复仇决战即将开始……(《天堂之怒》)

5.3 日版G2


  威震天与擎天柱双王共治塞伯坦,合并了狂派与博派的标志作为和平的象征。但不久之后,地球人杀死了一名狂派,怒不可遏的威震天意图向地球全面宣战报复,而主张和平的擎天柱竭力阻止。意见不合的两人决意以决斗来决定结果,死斗中威震天落败于擎天柱,于是遵守诺言带领狂派离开塞星,并依靠灾尔萨斯的机械殖民技术建造了狂派的星球“新塞伯坦”(New Cybertron)。从此狂派与博派再次分裂,分庭而治。

5.4 G2伪典小说


  数百年之后,惊破天从封印中复苏,杀死威震天并夺取了狂派领导权,建造战界号舰队向博派大举进攻。擎天柱设计打败了惊破天,但自己也陷入了沉睡不醒的静止死锁。因常年的惨烈对战,失去领袖的博狂方均陷入了能量匮乏的困境,开始研究缩小机体节省能量的新技术。通天晓继任博派指挥官;而狂派在新赛伯坦上重新集合,接受高等议会的领导,打着和平的旗号图谋东山再起。

  钢锁率队外出探索寻找能量,无意中闯入了马克西莫大帝的本部:星元网络所在的屏蔽空间。正体是十三使徒之一的马克西莫大帝已经潜伏于此多年,链接机械星球,企图通过构造超巨型的星球网络引发空间共振,从而开启通往神域之门。阴谋暴露的马克西莫大帝认为狂博两派可能成为干扰自己入定的不安定因素,决意在升天成神之前将两派的所有幸存者无差别统统灭绝,于是派遣军队大举进攻塞星和新塞星。

  在声波的协助下,威震天复活对抗马克西莫大帝的赛博坦尼亚帝国侵略军,力挽狂澜。通天晓也在自卫反击战中击败了帝国军主力。博狂两派在数百年前的合作后再次重新携手,全力反攻星元网络。然而,十三使徒的毁灭力量太过强大,联军几乎死伤殆尽,为创造制胜机会,威震天孤军单挑马克西莫大帝,与其同归于尽。此战之后,博狂内战正式宣告结束,赛伯坦和平协议(Pax  Cybertronia)签订,变形金刚的历史跨进了新的纪元。(《命运联盟》

5.5 G2 True End


  在BW时代,擎天柱终于从停机中醒来,然而沧海桑田境过时迁,他望着已然翻天覆地的和平之世,意识到曾经熟悉的朋友都已故去,新的时代已不再需要乱世的英雄。彷徨的擎天柱循着飞标的道标回顾自己的一生,到达了塞伯坦的中阴世聚湾,死者转生前的停留之地,邂逅了在此等待多年的威震天。两人握手,相顾一笑。

  命运即将谱写全新的传奇,TF的故事永无停止之日……It Never Ends。(《领袖最后的时光》

5.6 后传


  3H 年会漫画《奇点之战》 Reaching The Omega Point

 

 

  Marvel UK future timelines

  漫威漫画英版未来时间线

  包含三个不同未来结局

6 原初未来


6.1 1986年9月


  英版正篇剧情的大事件总结,包括狂派将军撒克的声誉度上升,博派英雄通天晓崛起,战火燃到星云星,隐者战士技术得到推广。(年刊)

  热破的星云星伙伴Firebolt阵亡于地球。(《重赏之下》

6.2 1990年


  威震天指挥大批狂派,搜捕和处决了军队中的博派特工Warmonger。

  威震天、震荡波和撒克三人间的狂派内战开始。(《恶人生相》

6.3 1991年


  内战结束,威震天取胜,震荡波被降职编入狂派军队,受伤的撒克被通缉,因胁迫博派帮助他对抗追踪者而幸免于难。

6.4 1995年


  为改善与地球上人类女权主义者的关系,擎天柱创造了阿尔茜(Arcee),第一个女性变形金刚。虽然结果并不尽如人意……(《粉红霹雳》

6.5 2003年


  在地球政府的大力赞助下,在地球上建造一座汽车人城的计划确立,此时通天晓指挥方舟运作。(《方舟值班》

6.6 2004年


  汽车人城建成,震荡波在落成典礼上来袭,企图破坏人类和博派的联盟关系,并藉此夺取威震天的控制。这一事件以失败告终。(《恶人生相》)

6.7 2006年


  此时狂派统治了塞伯坦,博派定居于月面基地和汽车人城。博狂双方都掌握了时间旅行技术,地球方开发出了天气控制系统。

  威震天对汽车人城发动总攻。此战中擎天柱牺牲,通天晓担任了新的博派指挥官,宇宙大帝崛起,将濒死的威震天重塑为惊破天。(《变形金刚:大电影》

  然而惊破天并不愿臣服于宇宙大帝,带同狂飙和瘟疫穿越时空,无意间回到了1986年,创造出了一条全新的平行时间轴。宇宙大帝利用精神暗示怂恿热破、杯子和罗嗦(Blurr)带回了惊破天,并以刑讯折磨他再次臣服于己。(《目标:2006》)

  宇宙大帝攻击塞伯坦。热破打开了领导模块成为补天士,将惊破天扔进了太空,摧毁了宇宙大帝的实体,并领导博派军队夺回塞伯坦。(《变形金刚:大电影》)惊破天失踪(事实上是穿越到了1986年他初次被打败的瞬间),震荡波接手了狂派散兵游勇的指挥权。补天士担忧惊破天的威胁,派遣博派小队全宇宙搜寻宿敌的存在。(《悬赏通缉》

  宇宙大帝严重损毁的头部坠毁在垃圾星上,他控制了垃圾星人的意识,命他们为自己重新制造一具新的机体……(《大帝遗产》

6.8 2007年


  博派军队忙于休养生息,震荡波得以重新组织狂派力量,重夺了塞伯坦的半壁江山。战争进入势均力敌的拉锯之势,补天士为下落不明的惊破天开出了巨额悬赏令,以至于时空猎人死人头穿越到1987年去追杀惊破天以获得赏金。补天士、杯子、罗嗦和乱入的营救车追寻而去将其带回,但错过了定位惊破天的机会。

  震荡波想要巩固自己的权力,于是设计让死人头去追杀补天士、狂飙和瘟疫。三人在追踪战中均幸存下来,补天士用十万赏金离间了死人头,后者开始追逐逃亡的狂飙和瘟疫。(《重赏之下》

6.9 2008年


  新年之际,死人头在垃圾星追上了狂飙和瘟疫,但三人都被潜伏于此的宇宙大帝控制了意识。邪神操纵着他们刺杀了震荡波,并集结全体狂派军队对博派发起总攻,企图在自己彻底复活之前让两派两败俱伤。补天士感应到了宇宙大帝的存在,领导一支突击队前往阻止。在补天士、营救车和死人头的共同努力下,宇宙大帝的头部被摧毁,意识被封印在领导模块中,狂飙和瘟疫也被送回了原本的时间。声波接手狂派指挥权,此战结束。(《大帝遗产》)

  一道时间裂缝出现在2008年,导致五面怪的世界被摧毁。五面怪紧急调查了多颗机械星球寻求殖民,最终锁定了塞伯坦,营救车被他们操纵进入了行动计划。五面怪对地球上的汽车人城发起攻击,引诱补天士出击,企图借机偷走领导模块;与此同时,他们欺骗塞伯坦上的狂派军队,引他们走进一个陷阱。地球上的五面怪侵略军被猛大帅(Metroplex)尽数粉碎,而塞伯坦上声波向博派呼叫求援,五面怪被迫取消计划。营救车向五面怪侵略名单上的所有星球广播了他们的阴谋,以至于残存的流浪五面怪在全宇宙都会被通缉。(《宇宙海盗》)(《大难临头》

  时间裂缝日益扩大,开始威胁到地球和塞伯坦。(《时间之战》)

6.10 2009年


  新年之日,龙头部队袭击地球,企图在摧毁之前汲干其能量,博派挫败了他们的计划。博派也同时意识到,时空裂缝出现在1989年,因此传送了一支小队回到过去终结危机。(《时间之战》)

 

时间之战前的未来

6.11 1989年


  斯塔萨斯克隆的威震天控制了大批狂派军队。知晓自己终将被改造为惊破天,他决定从此更加耐心行事。(《帝国中兴》

  一场狂派内战在威震天,震荡波和萨克巨人之间爆发,三方均占据了地球。威震天(Trigger-Happy!年刊文字小说)

  钢锁设法复活了机器恐龙小队的同伴们。

6.12 1992年


  嚎叫感染了无药可医的致命肌无力症,机器恐龙到达蛮荒大陆,将其意识注入一头真正的剑龙体内。(《恐龙宿命》

  *这个故事与地球防卫队时间轴可无缝衔接,但背景设定发生在未来。

6.13 2006年


  威震天发动汽车人城之战。此役中擎天柱牺牲,通天晓成为新的博派指挥官,邪神宇宙大帝现身,将濒死的威震天重塑为惊破天。(《变形金刚:大电影》)

  这一次,惊破天并未返回过去,而是在宇宙大帝肆意破坏后继续担任狂派领袖一职,并率军攻占塞伯坦。(《恶人生相》)

 

6.14 2009年


  补天士及其小队从时间战争中战胜返回,却发现他们的现实已被改变。惊破天征服了塞伯坦,虽然他很快被打败;但惊破天利用了补天士的愤怒,给予被困在领导模块内的宇宙大帝一线可乘之机。(《恶人生相》)代号430的博派小队逃出塞伯坦,回到地球上博派控制中的汽车人城。(《虚空无形》)(《冲击边缘》

6.15 2010年


  新年之日,当博派举国向地球进发之时,宇宙大帝通过领导模块操纵了补天士的机体,破坏了飞船,企图杀死所有的博派。补天士最终打败了被封印在领导模块内的邪神,但驱除宇宙大帝之前,他也不能再使用领导模块的力量。(《虚空无形》)同样因此,宇宙大帝随后故技重施操纵了补天士,重塑了自己的旧机体,并企图从内部撕裂塞伯坦。(《恶人生相》)

6.16 2356年


  战争结束了,但宇宙大帝仍然被封印在补天士持有的领导模块中。补天士已极度衰弱,在汽车人城中的医疗室休养。一个博派后辈来拜访补天士,宇宙大帝通过邪恶意念污染了对方,补天士意识到混沌使者仍在竭力企图打破封印。。。(《恶人生相》)

7 UK Bad End


    2510年

  战争继续推进到了26世纪,最后一个负隅顽抗的狂派战士被杀。历经多年征战,补天士率领的博派队伍也损兵折将,元气大损(本集中的出场人物仅有雷霆拯救队、罗嗦、通天晓和神风队)。补天士认为和平年代终于到来,意图退位,但伪装为博派潜伏多年的狂派间谍海神螺(Triton)以领袖继位为名出手挑起争端,激化了博派内部矛盾,引起了新一轮的博派内战。补天士独自跪在战场上失声痛哭。(《和平在握》

  Reloading.............

 

8 US Bad End


  2006年

  威震天对汽车人城发动总攻。此战中擎天柱牺牲,通天晓担任了新的博派指挥官,宇宙大帝崛起,将濒死的威震天重塑为惊破天。(《变形金刚:大电影》)

  热破取得领导模块,变身成补天士,但未能及时阻止宇宙大帝吞噬了塞伯坦。宇宙大帝释放了惊破天,给予他狂派领导权,让他去征服地球。(《黑暗节奏》

  2009年

  在这个时点,美国已经在狂派掌控之下,大批人类被肃清,补天士已死,博派伤亡殆尽,只余下极少数TF还在顽强抵挡。欧洲危机应对委员会想发起核武器轰炸纽约玉石俱焚(他们不知道的是,狂派已能吸收核爆的能量,此举也将是徒劳无功),但美国的博派-人类联合部队发表了公开抵抗演说,让欧洲取消了轰炸行动。人类重鼓勇气抗击狂派之时,该宇宙的惊破天被三个未知身份者绑架到UK时间线。新的故事从此开始……(《黑暗节奏》)

  Reloading.............

 

9 UK Normal End


  1989年和90年代早期

  在智慧宝典崩溃后,威震天开始执行隐者战士计划,被挫败之后他辗转来到了地球,统治着一小队狂派的散兵游勇。震荡波也在地球上排兵布阵,萨克巨人暂时离开。狂派笑面狼(Cavanic)的战友卡提拉(Catila)被狂派特种小队暴走队误杀。(《蛮荒之地》)钢锁复活了机器恐龙小队,震荡波和威震天也复活了一些狂派战士,但挖地虎失去了组合的能力。普神的原初呼喊让宇宙大帝了解到了塞星所在,他召唤了US BAD END平行宇宙中的惊破天二世来到这一时间线。

  1990年

  方舟因未知原因被废弃,惊破天二世闯入了废墟,发现了很多在智慧宝典之战中死去的博派,他企图将他们复活,并用梦境将他们变得邪恶。警车,铁皮,飞毛腿,千斤顶和银箭被唤醒,但他们克服了梦境并击败了惊破天。(《假如有梦》)不久之后,其余飞行太保也被唤醒上线。

  震荡波逼迫钢锁说出他复活机器恐龙的方法,但失败了。擎天柱和钢锁间爆发争端,钢锁威胁要离开博派,他相信过分关注宇宙大帝的擎天柱在守护地球方面做得不够。最终博派领导层决定,派遣钢锁指挥一支单独的地球防卫小队(包括从梦境中脱出复活的方舟众,机器恐龙和隐者战士)去扫荡地球上的狂派。(《分道扬镳》)与此同时,威震天企图利用卫星来改变地球的气候,但警车和千斤顶呼叫了博派支援,地球防卫队在钢锁指挥下突入战斗。

  为击落卫星,警车孤军作战,下落不明。(《悠闲生活》)外出寻找他的大黄蜂和铁皮设计摧毁了狂派新建造的大力神。(《荒岛寻路》)博派和威震天和震荡波的两支狂派队伍最终都发现了卫星,狂派为争夺卫星大打出手。其实警车安然无恙,并已摧毁了卫星上的改造装置,回归博派队伍,继续担任钢锁的副官。

  千斤顶建造了一间修复博派的自动实验室。(《修理轮胎》

  发生了数次小事件:机器恐龙和钢锁欢度愚人节,而震荡波的狂派们没能找到博派的基地。(《雪中找乐》)警车阻止了威震天穿越回过去的智慧宝典之战援助狂派的计划。(《穿越擒魔》)飞行太保小队重新上线,但千斤顶和俯冲再次秀逗。(《寒夜惊魂》)狂派企图建立伏击博派的全面包围圈,但博派依靠散布震荡波暗杀威震天的谣言离间了作战小队。(《恶棍满堂》)狂派Mindwipe从撒克巨人的队伍中出走,被地球防卫队擒获。(《夜灯魔影》

  笑面狼为朋友卡提拉之死而复仇,击败了暴走队的三名成员。雷霆拯救队残部组成的“幸存者”小分队(Survivors)前来支援,与地球防卫小队合流,捕获了雾隐暗丈等三名狂派。(《此处有狼》)(《狼入栏圈》)(《难辨狼踪》

  与此同时,声波施展权术,操纵狂博双方互相猜忌,彼此消耗。红蜘蛛发现了声波的计划,转而引诱震荡波和威震天自相残杀,企图在他们两败俱伤后再收编残部,自己成为指挥官。(《隔墙有虫》)(《内部事件》)地球防卫队建成新基地,千斤顶在测试新设计的防卫系统时狂派两路来袭,(《老千盖房》)幸有警车派遣幸存者小队击败了声波和红蜘蛛的两路进攻。声波决意不再听从红蜘蛛的主意,独占指挥权。(《声东击西》

  擎天柱视察地球防卫队,糟糕的是铁渣(Slag)的间歇性癫狂症发作,失去了理智,机器恐龙小队使劲浑身解数掩盖事实,蒙混过关。(《万年之痒》)在视察期间,擎天柱监督了对轮胎(Tracks)的重建工作,而钢锁其实并不想将其收编,各种阻挠,然而功败垂成。(《修理轮胎》)暴走队设法逃狱。(《沉默是金》)毒气弹抓捕人类取乐,爵士出手阻止。(《机动作战》

  威震天与震荡波都企图重夺军队控制权,红蜘蛛和震荡波之间爆发冲突。他们被地球防卫队阻止,机器恐龙为治愈嚎叫的机体无力症,不情愿地拯救了红蜘蛛,因为红蜘蛛是唯一与嚎叫免疫配型的机型。红蜘蛛同意捐赠免疫抗体,但要求地球防卫队帮助他摆脱威震天与震荡波。(《刺杀密令》)(《外部势力》)(《二流坏人》)

  不久之后,狂派诡计控制了大无畏(Superion)并使其陷入狂怒状态,但人类记者Irwin Spoon阻止了大无畏的破坏行为。(《独家专访》)作为回报谢礼,博派允许Irwin对地球防卫队进行了独家大篇幅采访。为防止博派被媒体认为是人类联盟,狂派绑架了Irwin。(《前线新闻》)博派救出了记者,但没有发现Irwin已被植入了脑神经弹,写出了大量抹黑博派的报道。(《路到尽头》

  领导模块已被损坏,与人类的联盟计划也成泡影,擎天柱派遣地球防卫队的六名博派——警车,爵士,飞毛腿,千斤顶,消防车和银箭——到Yuss寻找智慧宝典,想要用它作为对抗宇宙大帝的最后武器。在那里他们遇到了死灵煞,用过往的幻影折磨他们。他们成功面对自己内心的恶魔,击败了他并继续前往智慧神殿。(《博派六杰》

  *因编剧西蒙调任漫威美版TF编辑部主编美版主线漫,该英版支线的后续故事已坑。


Copyright © 2009-2012 TFClub. All Rights Reserved. TransFormers Wiki